企业资讯

欢迎进入无锡融威!

或基于价值的供应链管理 »

更是不胜枚举

 三、我国当前的“信用缺失”问题

  目前,我国市场上存在着大量的失信行为,严峻的破坏了“信用”联系,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对于这样的情况,有用“信用缺失”概括的,有用“信用危机”概括的,有的则用信用关系遭到严重破坏之类文字直接描述。用意不外乎要表达问题的严重性,以期大力予以扭转。

  失信行为,在改革开放之前也有存在。一是企业相互之间拖欠货款。那时称之为“强制商业信用”。二是企业不能按期支付银行贷款的本息。失信的规模有时虽然也相当可观,但总的说来,没有形成对经济发展的阻碍,更未形成多大的社会影响。改革开放以后,在经济体制转换的过程之中,问题不断积累并日益严重。

  首先受到社会关注的,是企业相互之间的拖欠全面延展,形成扩及几乎所有企业的拖欠债务链――甲企业欠乙企业,乙企业欠丙企业,丙企业又欠甲企业,如此等等。而就每一个企业来说,既有“人欠”,也有“欠人”。以致企业主要考虑的不是压低乃至消除应收应付,而是把保持应收应付金额的大体平衡为最低目标。对于这种状况,我们习惯以“三角债”称之。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政府曾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一次清理三角债的活动。一度有所好转,但边清边欠,未能根本解决。据有关部门估计,近年相互拖欠的应付未付资金总量约3000亿元――4000亿元。

  随之,是银行的巨额不良债权受到了海内外的密切凝视。企业相互拖欠的同时,必然对银行贷款也不能按期还本付息。最常见的理由:“应收”收不归来,如何有钱还本付息!为题不单纯是不能按期还本付息,同时发铺起来的还有故意把逃废银行债务作为掩盖经营失职、侵吞国家财产等意图的手段。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2000年末,在四家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开户的62656家改制企业中,经金融债权机构认定的逃债企业就有32140家,占51.29%,逃废银行贷款本息1851亿元,占贷款本息的31.96%,提供详细的蓄电池资讯。

  而且,提供详细的游船资讯,使社会担心的是,不遵守承诺的坏风气也扩铺到借贷关系之外。据有关部门的统计,我国每年企业间签订的合同有40亿元份左右。合同的履约率低,能够得到一定程度执行的合同平均还不到70%,有的的方甚至不到20%。

  以上这些情况,无疑是制约经济发展的消极因素。不过对其严峻性也需要估计恰当。失信行为的普遍存在,可以严重到使信用联系萎缩。这些年来,遭到破坏的信用联系,的确使微观经济行为主体之间的交易去来难以正常进行: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用联系,提供详细的文件柜资讯,不敢容易建立,不敢采用便捷、灵活的方式,从而交易成本增大,不利于交易的顺畅扩展;银行与企业之间信用联系则表现为银行贷款条件的掌握趋严,以致有银行“惜贷”的说法,提供详细的扫地车资讯,不利于充分发挥金融中介的作用。但就全局来观,无论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用联系,还是银行与企业之间的信用联系,都在逐年扩大。特殊是银行信用规模,在资本市场筹资形式从无到有并不断扩大的条件下,还难以做出增长迟缓的判断。此外,民间信用一直保持有相称规模。至于信用联系的破坏对经济发展起到怎样的牵制作用,定性的判断,如消极影响不可忽视、相称严重、极其严峻之类,自可有各自的说法;但要做到定量的判断,则需经济计量的分析。

  四、信用缺失的成因

  姑且用信用缺失的说法来概括信用联系的消极面,之所以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诸多的剖析。

  有从市场经济初建这一特定的历史阶段来寻求成因的。在市场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西方国家也曾出现过信用危机。其中,美国的特点是股票市场造假、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现象的频繁发生,因此这样的利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讲,信用危机是世界各国在发展市场经济过程中都曾经历的一个阶段。我国目前正处于市场经济发铺的初建阶段,在信用领域出现这样的问题不足为怪。从计划经济转轨的角度说,我们的确是初建市场经济。但如果考虑到几千年商品货币交易的积淀,特殊是19世纪开始的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虽然在20世纪后半叶有近50年的中断,也不能说对市场经济全然无知。所以,即使承认存在这样的成因,也不易估计过重。

  更多的是从计划经济找原因。在计划经济中,信用只是国家入行资源配置的一种辅助性手段,由作为政府出纳机关的国家银行来掌握。企业之间的商业信用被严格禁止;国家信用即使有时用来平衡财政收支,也规模有限;至于消费信用,在当时短缺经济的条件下更无存在的根据;对外的封闭状态使得国际信用规模也很有限。更重要的是,在集中计划经济体制下,除集体农业之外,工厂、商店、旅店、餐饮均为国家所有。对于国有国营的经营者来说,中央任务是完成计划规定的生产、流通、服务等各项实际指标。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入行经营活动的前提是筹集必要的资金,以及保证可以不断再融资的信誉。而国有国营的企业,只要执行计划任务,就有权要求供应必要的资金――除财政拨款外,补足不足部分是国家银行的任务;纵然未能履行还本付息的要求,只要问题不是出于企业经营本身并继承有下达的计划任务,依然可以得到银行的资金供应。实际上,在过去的计划经济中,企业必须执行的不仅是完成计划下达的实际指标任务,并且还有安排就业、社会保障、医疗保健、城市建设等诸多 任务。而履行信用的支付义务事实上只能排在这些任务之后。至于企业之间的应收应付,只要完成计划指标任务,也有制度保障:应收可以收的进,应付可以付的出。

  计划经济体制中这样的客观存在,自然而然会形成轻蔑信用运作的观念和缺乏严格履行信用契约的自我约束的行为习惯。以这样的观念和行为习惯,面对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不断扩大的信用规模和逐步增多的信用形式,当履行信用契约遇到困难时,很容易选择“失信”的途径。

  信用缺失的成因,并非单纯导源于信用领域本身。或许更应该说,问题基本上是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基本矛盾的综合反映。转轨中的矛盾首先集中于企业。落后的技术装备,过时的产业结构,提供详细的高分子防水卷材设备资讯,多变的经济联系,难以适应市场经济的经营理念,背负着市场经济中企业难以设想的种种社会责任,承担着经济转轨过程中的种种改革成本,再加上条条快快领导对企业的多头干预,企业经营极为困难,缺乏企业资金正常流转的基础条件,则很难保证正常的信用秩序。

  故意的、恶性的逃废债行为是不能推诿于客观原因的。经济体制转轨对道德规范的冲击应是问题的所在。

  五、建立市场经济的信用秩序

  面对“信用缺失”,屡见“重建诚信”的呼声。

  重建诚信是覆盖整个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全面课题。建立市场经济的信用秩序只是其一部分的构成内容。如果把诚信视为道德规范,重建诚信对于建立市场经济的信用秩序也是基本性的建设,至关重要。

  中国作为文明礼仪之邦,诚实守信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在中国古代的历史文献中,“信”的思想源遥流长。《论语》记载:“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对于“信”,孔子反复加以强调。他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意思是,要是不讲信誉,那就不知道他怎样处世为人。至于自先秦诸子以来,历代思想家关于“信”的论述,更是不胜枚举。古代贤哲强调诚信作为行为规范,把道德约束视为保持社会正常运行的基本力量,是不可变易的至理名言。

  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关系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建立市场经济信用秩序的经济根基。市场经济秩序的培育和完善,微观经营主体经营环境的改善、经营水平的提高和盈利能力的增强,集中计划经济体制观念之逐步为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观念所代替,提供详细的电缆涂塑钢管资讯,如此等等,提供详细的UHMW-PE管资讯,都是建立市场经济信用秩序所必要的基本条件,提供详细的碳分子筛资讯。

  现代市场经济信用体系本身的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提供详细的品牌地板资讯,其完善需要一个过程。应该说,在信用缺失、信用危机概念之下所列出的种种消极现象引起人们相称忧虑之前,现代市场经济信用体系和市场经济条件下信用运行的约束机制已在起步。与其他所有经济领域的改革一样,其前入是艰难的、曲折的。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