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资讯

欢迎进入无锡融威!

« 压缩企业经营成本请修改添加正文内容 »

资本主义王国&rdquo

。作者通过对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代表吴荪甫艺术形象的把握与塑造,揭示中国不能走也不可能走上资产阶级道路的历史主题。在人物塑造方面,吴荪甫形象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本文通过人的信念、人的价值、人的精神三个方面对吴荪甫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形象的逐渐变化进行较为深度的分析。此外,通过与当今民营企业家的比较,探讨人物悲剧的原因。

   在人物塑造方面,茅盾秉持自己的创作意图:“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中虽有些如法西斯资产阶级性格的人,但是因为一九三零年半殖民地的中国不同于十八世纪的法国,因此中国资产阶级的前途是十分暗淡的。”以吴荪甫为代表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要想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夹缝中寻求生存的希望,摆脱工人运动以及种种压迫获得独立自由的发展,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注定了吴荪甫是个人物悲剧。

  悲剧分析一:人的信念

  人的信念主要表现在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革命性与软弱性。

  吴荪甫作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从他身上可以看出许多资产阶级的特点。吴荪甫凭借着游历欧美所得的见识,雄厚的资本,过人的胆略、智慧和手腕,企图实现他的幻想:高大的烟囱如林,在吐着黑烟;轮船在乘风破浪,汽车在驶过原野——一个强大的工业王国。他除了经营上海裕华丝厂这一很大的企业外,还在自己的故乡双桥镇发展自己的发电厂、布店、油坊、当铺等企业,企图按照西方资产阶级发展模式建造自己的“双桥王国”。雄心勃勃的吴荪甫为了使得自己的企业更上一层楼,兼并八个小厂、开办银行、成立公司。一步步的坚定的向着“王国”前进与追求。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社会,帝国主义为转移世界经济大危机加紧向中国倾销商品,并且帝国主义为转变各自国内的注意力,纷纷向中国发动战争,支持军阀混战,这就使得中国脆弱的民族资产阶级既没有市场也没有稳定的发展环境。许多“实业救国”的民族资产纷纷破产,民族工业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为振兴民族工业,吴荪甫苦心经营,过着“简直就是打仗的生活,脚底下全是地雷,随时都会爆炸起来”。他苦心经营的益中信托公司由于产品积压导致资金周转严重,加上帝国主义买办阶级的经济封锁变得难上加难。尽管如此,壮志雄心的吴荪甫在发展民族工业的道路上继续艰难拼搏,他执着发展民族工业的热情战胜了自己的胆怯。想到自己的宏图大业,又坚定起来:“不!我还是要干下去的!中国民族工业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项了!丝业关系中国民族的前途尤大!只要国家像个国家,从而为环节利用供给平安机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一定有希望的!”

  然而,吴荪甫没有能力摆脱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民族资本也受到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主义“三座大山”的挤压与压迫。自辛亥革命、大革命后,革命只是使得当时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少了些封建性,多了些资本性。吴荪甫无法摆脱资产阶级固有的本性:贪婪、唯利是图,现金诱惑使得他与帝国主义买办阶级赵伯韬、封建残余尚仲礼勾勾搭搭,图谋军阀专营。他既对军阀混战表示不满,但是为了能在公债市场上投机,大捞一把,又是他盼望军阀混战不要马上停下来。同时,他也很仇视和抵制工农运动,当他从报纸上得知故乡双桥镇企业被“革命”后,咬牙切齿的对着工农运动喊:“杀!杀!”。双桥镇失陷后,更是愤怒的“像一尊石像似的不动也不说话”。内外交困,吴荪甫终于体验到了在中国这个社会想要发展民族工业是何等的困难。情势所迫,他也被卷入买空卖空的投机市场中,不得不靠典当自己的企业厂房来与金融资本家赵伯韬做殊死搏斗,但是阻碍重重。

  尤其是赵伯韬破坏,自己视为救星的姐夫杜竹斋将资金投向赵伯韬后,忧郁、后悔、感伤的情绪里可以看到的仅仅是发展“王国”和人生信念的动摇与崩溃。吴荪甫秉持的资产阶级的人生信念在被社会的腐朽一步步瓦解,直至消失。

  悲剧分析二:人的价值

  人的价值在于对于他对社会的贡献。就吴荪甫来说,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压迫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坚定“实业救国”信念,努力摆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束缚发展民族资本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对于吴荪甫反对、仇视工农运动,带有很强封建性的资本主义压榨工人劳动,与社会发展前进规律相悖,应该是无情的毫无保留的批判与否定。

  吴荪甫的“实业救国”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保护和促进发展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壮大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不断壮大以及后来工人运动的发展奠定了阶级基础。

  他为自己的“资本主义王国”设计了蓝图:高大的烟囱如林,在吐着黑烟;轮船在乘风破浪,汽车在驶过原野。他想让自己工厂的产品走向中国的各个角落,他想靠着自己的野心与能力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他想实现自己的远大目标……民族资本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存在矛盾,吴荪甫竭力冲破“三座大山”的束缚。为了挽救民族企业,凝聚民族资本的力量,使得中国企业不被帝国主义所垄断,他总是努力帮助同行。当他看到同行企业维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对唐云山说:“他们的企业到底是中国人的企业,现在他们的企业维持不下去了,难免关门大吉,那也是中国工业的损失,如果他们竟盘给外国人,那么外国工业在中国的势力变加了一分,对中国更不利了。所以为中国工业的前途大计,我们还是救济他们吧”。此时的“救济”虽然包含了吴荪甫的野心与贪婪,但是无不体现出吴荪甫的爱国主义,联合反对帝国主义吞噬中国企业的雄心,这是其他民族资本家无法比拟的。

  吴荪甫平时有主见、有魄力、魁梧刚毅,怎么也打不倒,但是憎恶工农阶级的同时,吴荪甫更多的是害怕、恐惧,他害怕听到工农革命运动的消息。他的在家乡双桥镇的产业,因为战乱、农民的反抗,使他蒙受巨大损失。为了实现自己“资本主义王国”理想,吴荪甫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筹措资金。首先,他从工人身上开刀,增加工时,扣除20%工资。对于工人罢工,利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更加残酷地压榨和剥削工人,对于工农革命运动采取分化收买,甚至动用国民党反动军警镇压工农运动,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吴荪甫的反动本质。

  悲剧分析三:人的精神

  就吴荪甫而言,值得肯定的是他的执着、冒险精神。他富于执着精神,即使同行们都纷纷宣布破产关门,他却仍怀抱着发展民族工业的宏伟愿望,一个人经营着多家企业,执着的追求自己资产阶级模式的“资本主义王国”和“双桥王国”。他富于冒险精神,想法设法的冲破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积极同外国货竞争市场,为了振兴民族工业苦心经营。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