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资讯

欢迎进入无锡融威!

« 提高了建筑业工作效率、技术水平和安全水平要我跟你上床那不行 »

但是他的政治事务照样在运转

“士阶层”的准备是在孔子时代,但是,那时的“士阶层”他都是“帮闲”,可以用可以不用。但是,到了秦代就出现了重大的变化,秦代是郡县制不是分封制,郡县制要运用一大批“士阶层”去管理社会,这是中国“士阶层”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春秋战国时期是“士阶层”的准备时期和培养时期,到了秦代中国的“士阶层”就正式地走向了掌权的地位,管理国家的地位。随着分封制的灭亡,郡县制的产生使得“士阶层”大量地进入了管理社会的职能。“士阶层”能够彻底掌握国家政权的要脉,是从曹操开始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个非常重大的变化。从这以后,官员的灵魂深处不再把皇帝认为是绝对的权威,常常是打着皇帝的幌子在实现着自己的政见。这就是中国社会非常重大的一个特点。

  我们这个文明为什么能达到今天这个水平?产生像毛泽东、邓小平这种人物?他的历史根源可以一直上溯到孔子,是孔子为这个体系建立了基本理论体系和学术体系,这个学术体系在孟子这里,荀子这里得到完成,在秦代又得到了皇权与社会的承认。

  希望大家重视我说的这个观点,一个社会当它建成以后,如果没有一个可上可下的有独立思考的,有敬业精神的“士阶层”,这个国家政治建设不算完成,什么体制问题不是十分重要,主要的是“士阶层”成熟不成熟,这是中国古代非常重要的历史经验。

  中国到了曹操以后,主要主政的是宰相,皇帝是最后的拍板者。皇帝当董事长,宰相当总经理,具体事件的处理都是宰相和官员,皇帝并不去处理具体的事情。到了明代,皇帝几乎就不理政,明代的很多皇帝一辈子都没上过朝,但是他的政治事务照样在运转,是“士阶层”在运转。这是非常重要的历史现象。

  罗马帝国他作为一个政治形式发展到今天,到了美国这个模式。最重要的也是产生了一个“士阶层”,也可以说,始终是“士阶层”在起作用,这就是我们说的经理人,白领人,在这个社会起了主导作用。那就是说,不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也不是劳动者,这两种人都不能主导社会,他必须形成中间磨合阶层,美国这个文化之所以能有这么强的生命力,长期以来他是“士阶层”在左右着。原来我们说的美国的十大财团,洛克菲勒,什么福特,不是自己转成了白领,就是他们退居二线,成了大股东。不见得非要自己去管理自己的企业。

  大家在研究企业文化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都不可能正常发展。我们今天之所以这么多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士阶层”有问题。我们的“士阶层”以为入党就可以做官,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官本身就不是单纯的靠能力上去的。因为人自身无所谓能力,所谓的能力都是在具体事件中,用心与“天”相合才会显示出来的。“士阶层”无此用心,何言“能力”?这样的做官态度就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

  一定要有一个独立的“士阶层”,才能令这个社会稳定,他会不断调节这个社会,他又不是哪一家利益的绝对代表者。中国古代的“士阶层”,既不完全代表皇权,也不完全代表老百姓,但同时又既代表皇权也代表老百姓。

  就是说你不能把所有者和管理者变成一个人,所有者和管理者变成一个人是非常麻烦的。

  这是中国古代社会和美国现代社会两个经典文化的最核心的成功因素。一个文化要成为一个国家的文化,要成为一个政体,一定要形成一个既不属于所有者,也不属于被管理者,要有一个专事磨合的中间阶层。美国有,中国古代也有。人只要是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那就麻烦了,那事情就办不好了。中国古代当官的,他有两个人评价他,一个是皇帝一个是老百姓,老百姓的口碑,皇帝的认可。更重要的是,他有“心学”思想作指导,中国的“士阶层”他的指导思想就是孔孟之道,所以,他有他自觉的人格理想,他有他自觉的思想意识,他有他自觉的思想体系。

  美国那就是整个从启蒙主义建立起来的这一套,民主、自由、博爱的这一套思想,了解最全面的的步进电机驱动器资讯,他也有他的人格,他也有他的思想体系。我活着不只是让当权者去认可我,也不只是说让老百姓歌颂我,更多的是按我的政治理想和人格理想才这么做的。这就构成了他的三部分,第一:所有者会有公论,普通的老百姓也会有公论,再一个,他是为他的人格理想在进行生命运动,这就构成了整个社会的稳定性。一个文化要成为经典,能够延续下去,能够发展下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我们不能说像罗马帝国到美利坚合众国,他那种对内民主,对外掠夺,这就是正确的。这个体制未必是正确的。

  中国人对内威权,对外怀柔,这也未必不是正确的,他也很有时代局限性。

  但是有一个最活跃的因素,就是人的因素,这个人的因素是什么?每个“士阶层”都有独立的人格精神,自己的生命理想。我们把它叫做中国的“士阶层”,美国的白领阶层,就是经理人阶层。像克林顿,像现在的奥巴马,都不属于贵族富翁阶层,他都是普通的律师出身,了解最全面的的太阳能工程资讯,白领阶层。白领阶层往往都有自己的人格理想,可惜美国白领永远达不到中国士阶层“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境界,了解最全面的的石膏粉资讯。

  中间磨合阶层的存在,这是社会能够进步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罗马帝国一直到美利坚合众国,了解最全面的的碳硫分析仪资讯,它本身是蕴藏着许多不可克服的矛盾,他内外都是矛盾的,第一,了解最全面的的镀锌加工资讯,他对内是民主,你看罗马帝国整个内部的民主是非常讲究的,他这种民主就是我说的分赃的民主,但是这种分赃是永远也不会合理的。正因为永远也不会合理,所以他的民主很快会转化为独裁政治,像凯撒就是寡头政治,到了他的外甥奥普斯汀也是寡头政治,这就是说这种民主本身是非常脆弱的,因为他是以利益为前提的。再一个“对外的掠夺”本身,你是掠夺了别人来养肥你自己,这个也是不能长远的。今天的美国文化他就是这样的文化。

  美国今天有两个危机是不可克服的,一个就是内部的分赃不会均了,这一次美国的金融危机的核心就是分赃不均,美国华尔街的那些人,他们大量的利用金融杠杆去掠夺财富,然后就设了一个次贷圈套,使整个美国经济一下子跌入低谷,实质上是把掠夺外部的恶习拿到内部了,爱自己爱他人爱整体的动力才更饱满更充足,民主成了气泡。所以还是个内部分赃问题。内部分赃光靠制度是不行的,既要有分赃就永远没有公平的时候,靠制度,靠法律都不行,它必须是靠人的觉悟,你像美国这次金融危机它的核心不出在民主上,恰恰是民主了,所以美国就会灭亡。为什么?因为这个民主使得每个人都可以有用自己的能力去掠夺别人利益的自由,华尔街这些人不断地金融杠杆化,无数的杠杆,反复的杠杆,结果吹一大泡,啪嚓!就爆炸了。雷曼兄弟垮了,雷曼兄弟一垮接着就是连锁反应。这就是美国这次金融危机的核心:掠夺的本性难改。更重要的是,他们把经济搞成了这样,法律却无可奈何。你看现在美国的法治多么虚伪,这个法治保护掠夺。

  美国他目前还在一个正常时期,但他的文化决定他不可能永远正常。

  他对外的掠夺也是很可怕的,像现在这次伊拉克的战争,阿富汗的战争,本质上就是一种对外的掠夺战争,是一种征服战争,是对伊斯兰教文化的一种征服。他打的是“反恐”的旗号,骨子里是征服。只不过是不同于老殖民主义者那样的明火执仗而已。这种征服是永远也不可能让人服的,人是打不服的。现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反美情绪是非常厉害的。现在是没有那个力量把伊斯兰人绑成一个集团,伊斯兰内部不团结。如果伊斯兰内部团结,美国人的军事强权就没有用了。

  美国的向外掠夺,主要是以军事霸权为后盾的金融掠夺、经济掠夺。美国建立了一个非常完整的金融体系,他的美元成了世界通货。原来以为从此可以独霸世界。他没有料到他的这个掠夺,目前也是受到了极大地挑战,现在挑战他的有欧元,日元、人民币三种。什么时候这三个币种可以成长起来足以抗衡它的美元地位,他的这个掠夺就成问题了。现在他要把欧元搞垮,实质上我告诉你欧元地区国家这次的危机,除了自身的问题外,美国人也是很厉害的。“日元”有今天也是美国人搞的。现在他准备搞人民币了。一切是如法炮制。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人民币再走日元和欧元的老路,我们绝对建立不起来可以和美元抗衡的金融体系。我们现在一定要有一种人民币的自我保护机制。当年美国一次性让日元升值那么多,从此日本经济一下就下来了,一蹶不振,再也起不来,漫漫十年消沉。当然日本的衰落不光是日元按美国人要求升了值,他的文化有很大的问题,但是金融问题也是很重要的。美国人的对外掠夺主要是金融掠夺,这个金融掠夺的手段非常巧妙,看似非常温和,其实是非常残酷的,小国在他的面前几乎就不值一提,不用侵略,你一定要跟着我走,不战而屈人之兵。你要想到外国买东西,你必须用美元,用美元你就吃亏,卖给别人东西,你还要收美元,收美元也会亏。这个结算体系太不得了了。

  我提醒你们,作为企业家,你们一定要掌握金融手段,你们不掌握金融手段,想把企业做大非常难,下午我会讲到这一点。

  现在美国的手段主要的就是靠他的金融手段。他的高科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再一个他这个国家对先进的商业模式非常敏锐,像那互联网,就是他搞起来的。现在世界上很多高科技的东西都留在美国,他很快就发展为新的商业模式。这些东西人们都可以学,想超过他也不难,但是这个金融体系怎么办?这个金融体系你是很难超过的。他的向外掠夺,已经和原来的罗马帝国的靠战争,和战神精神,了解最全面的的中频电炉资讯,向外掠夺大不一样了,他已经靠智慧在掠夺了。其实,这就是他的白领的贡献。

  说到法律,了解最全面的的双梁起重机资讯,这也是古罗马的传承。罗马帝国也很有律法意识,罗马帝国的元老院就是专门搞律法的,像十二铜表法是最古老的法律。如果说古罗马的法律,一为对外掠夺合法;二为内部民主分赃合法。美国的立法也莫过如此。人们一定要把这个文明的所谓“法制文明”看透。

  当我们看完了这些以后,再来看中国,你把中国和他对比一下就会知道,第一,中国对内是威权制。这个威权制我们现在往往把他妖魔化了,把它等同于古罗马的寡头政治。事实上中国社会的帝王,他更多的是一种半宗教式的象征。为什么?由于一般说来帝王对老百姓并不存在所有制的掠夺,只是一般的赋税,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个和罗马帝国是不一样的。罗马帝国他是不同的海盗集团的结合体,对内似乎没有利用所有制概念的掠夺,他是一致对外的掠夺。中国历史上没有这个现象,当人们反对封建制时,不由得就会把中国皇权文化等同于古罗马独裁文化。中国不是的,中国更多的是一种半宗教式、半封建式的集合体,中华民族不是罗马帝国,不是属于一个个海盗团伙的集团。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如古罗马一样专事抢掠别民族国家的集团。为什么呢?因为皇帝他的主要使命并不是去掠夺别的民族,打破别的国家的财产所有权,去改换人家的财产所有制。他是什么?第一是兵役,为了防外敌,就要抽税。再一个是为了救灾,也要抽税。再一个是劝农。中国帝王的四大任务,敬天、劝农、救灾、防御外敌,他的政治体制是为这个服务的。帝王的骄奢淫逸、低醉金迷是专制的副产品。我们今天的人不了解中国古代人。真正帝王往往把自己装扮成安民攘夷的天子,广大民众的保护者。不管他多么虚伪,也是和罗马皇帝不一样的。罗马皇帝严格讲,只是对外掠夺的军事首领。

  在中国,一个州的衙门是很小很小的,几个人,十来个人,一个县几个人,十来个人,越是古代人越少。哪像我们现在,我们现在一个县政府说老实话比那个时候一个国家政府都大。所以说中国古代的皇帝只是半宗教式的教主,统治力量很薄弱,从根本上说,皇权在天下无事之时,和下层老百姓的关系不是十分密切。一个朝代的帝王换了多年,底下的老百姓可能还不知道。

  大家都看过《桃花源记》,无论魏秦,不知秦汉,外头早就改朝换代了,他们村子里头完全不知道。

  在中国这个广袤的土地上,仅仅几千多万人口,从陕西一直到海边,从北京一直到南边,这么一大块,这么大块土地上就几千多万人,一个个的小村子,哪去找啊?有的一家一户就在山里头种片地就完了。中国人和政治疏远得很。中国古诗词中大量的田园诗的境界,“桃花流水桂鱼肥”就是这种生活的写照。罗马文学艺术中,绝无此种自得其乐的田园温馨,罗马帝国多的是战争、政治的喧嚣。

  我们民族的核心是家族的,这是一个完整的生产单位,这个家族化的生产单位,又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基本支撑点,基本的社会细胞。我们民族文化的基本支撑点就是一个一个小家族、小家庭。这种家庭多的可能有一二十口人,小的也就五六口人,三四口人都可能。一般来讲我们就按十口人计算,三百万户实质上就是三千万人,唐代最兴盛也才六、七千多万人。

  你想一想,这么大块肥沃的土地,长江、黄河、淮河流域这么肥沃的土地,这么多的水系,这么多的良田,养五六千万人口,那是很富裕很富裕的。正因为他富裕,所以每一个小家庭相对是非常温馨的。国家对小家庭的经济经营基本是不管的。

  就是那种大庄园式的剥削,在中国历史上,和俄国、欧洲也是不一样的。诸侯分封在这里,只收这里的税,也不去干涉你的农耕家庭,尤其不去占有你的人权,不干预你的人权,了解最全面的的滑轮资讯。这又是和西方大大不一样的。《白毛女》的故事在中国很感动人,到了西方未必可以感动人,为什么?白毛女可以该你家的租子,还钱可以,给你家打劳役也可以,要我跟你上床那不行。你要上床也可以,你到我们家来娶我,还要看我们家里的态度。如果女孩原来订的有婚约,谁也不能强迫改掉,就包括皇帝也不能说强迫订了婚的女孩进宫。

  小家族的权力在中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是中国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正是这个特点使得中国的文化延续了几千年,这个文化里的最高长官是家长,但是家长他不是剥削者,他是付出者,家长本身既是家长又是父亲,同时又是总会计师,同时又是总工艺师,同时又是道德教师,集所有的能量于一身。这是中国社会非常重要的特点。

  你们如果不研究这个特点,我们现在的企业文化是没法建立的。

  为什么现在中国的企业文化流动性这么大?工人、干部在企业找不到“家”的感觉,唤不起我们这个文化心理遗存。

  还有一个,凡是中国的家庭,凡是中国农村的家庭,再落后的家庭,只要有一丝希望,还是希望孩子去读书的。过去是男孩必须读书,现在是男孩女孩都必须读书。没有哪个家长说我的孩子不用读书,很少,这在中国是一种社会的风气。这一点在中国历史上的伟大作用是不可估量的,为什么?正是每个家庭都乐于让孩子读书,以便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光耀他的祖宗神,了解最全面的的温室大棚资讯,中国古代大量举人、大量进士就是从这种家庭出来的。他们一旦从政必然是双向负责。既然货于帝王家,就要对封建王朝的皇帝负责,但是他绝对摆脱不了他的家庭情节、家族情节、民本情节。你看毛泽东、邓小平是不是这样?这往往是中国知识分子一切行为的总出发点。

  更重要的是,这批知识分子往往是中国“心学”的基本队伍。大量的中国知识分子在古代无不追求“开悟”,以开悟为荣,以开悟为基本追求。正是这些人组成了中国心学的基本队伍。

  仔细看中国的历史,与古罗马大大不同。古罗马是许多游牧团队、城邦国结合成一个专事掠夺的大帝国。对内的民主,事实上是分赃的民主,功利上的平均合理分配。

  中国完全不是这样,表面上看中国古帝国对内是威权,对外恰恰是怀柔。除非你打得我没有办法,不得不抗击,这才向外打。汉武帝征匈奴就是一例。中国对内的威权也是有限的。国法治不到家庭、家族,以至村社。

  如果再仔细一点看,所谓中华古帝国从来不是某一个民族一直当政,了解最全面的的混合机资讯。可以准确说的只有汉、宋、明是典型的汉人皇帝,其他的不是异族,也有异族血统。所以我把中国文化称之为“水母文化”,我常说“谁打败中国谁就准备消亡”,这几乎成了中国历史发展的一条铁律。这和古罗马就大大不一样了,中国人很难有掠夺本性。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